《艺术学研究》创刊座谈会纪要

来源:研究院    点击数:11    更新时间:2008-12-29

    2008年1月18日上午,由南京艺术学院主办,南京艺术学院艺术学研究所承办的《艺术学研究》创刊发行会在南京艺术学院举行。南京艺术学院党委书记米如群、院长冯健亲、副院长刘伟冬等校领导,苏州大学艺术学院张道一教授,南京大学周宪教授,东南大学凌继尧教授,中国美术学院范景中教授、曹意强教授,南京师范大学管建华教授,本刊出版发行单位南京大学出版社金鑫荣主任,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常宁生教授、郑奇教授,设计学院王琥教授、袁熙旸教授,电影学院沈义贞教授,音乐学院陈建华教授,南艺科研处处长方仪,以及南艺各院系艺术理论教师及本刊编辑部成员等,参加了此次会议。

    会议由《艺术学研究》副主编刘承华教授主持,艺术学研究所所长、《艺术学研究》主编黄惇教授首先就本辑刊的编辑方针和创刊号编辑工作做了介绍。他说:第一,《艺术学研究》的创刊是为开展艺术学研究建立起一个学术平台,有助于国内外艺术学学术思想和学术动态的交流。艺术学作为我国近现代发展起来的一门人文学科,虽然经过近一个世纪的孕育和发展,但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才由张道一等老一辈学者倡导建立,并确立为培养博士和硕士研究生的学科点。目前,我国艺术学学科仍处于建构与探索之中,学科体系远不及其他传统人文学科那样完整,甚至也不及音乐学、美术学、戏剧戏曲学、设计艺术学等艺术学二级学科的发展状况。在国内,对艺术学学科的建立及研究相对分散,艺术学研究群体大致可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各艺术院校和文科院校;另一部分是文化部门艺术研究机构与群体,这两支队伍相对来讲,都具有一定的经验与优势。目前也存在着一定的问题,一方面从事艺术学研究的人员大都是各门类艺术研究的专家,对艺术的综合性研究比较匮乏,且少有艺术学的研究交流;另一方面艺术学研究成果可以发表的纯粹学术刊物较少。为进一步促进艺术学研究和学科发展,我们在南京艺术学院领导的大力支持下,创办了这份辑刊,力求为艺术学研究和学科发展尽一份力。第二,在创刊号策划过程中我们就明确一个宗旨,那就是通过这本辑刊,更加广泛地联系国内外学界朋友,共同做出富有学术品位和体现学科前沿研究成果的一本学术辑刊。为此,我们拟定的辑刊稿约有五点:一是强调涵盖各艺术领域的深入研究,不拒长文;二是所有稿件进行交叉盲审的方式,公平公正,并强化学术规范化;三是所有稿件一律要求首发,体现出作者为本辑刊撰稿所展现出的学术水平;四是关注学术前沿,提倡各抒己见的学术争鸣;五是关注艺术学学科历史文献与各种档案资料的挖掘与整理,为艺术学研究提供可资利用的学术资源。总之,本辑刊为初创之作,难免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我们希望各位专家学者提出宝贵意见,更希望通过这次创刊座谈会能够加强艺术学界各研究团队的凝聚力。

    张道一教授随后发言,他对《艺术学研究》的编辑工作形成的一种细致、认真、公正的作风和提倡严谨治学的精神予以肯定,并强调指出:“如今学术界的现状让人担心,由于历史的原因,出现了很多的古怪现象,变得越来越复杂。在以往的学术界,就事论事,很少出现学术以外的针锋相对的局面。可如今学界不纯,也沾染上了许多社会市侩的习气。所以说,建立起艺术学乃至整个学校良好的学术氛围十分重要,如何建设好这门学科就更加需要学界同仁的共同努力。”同时,张道一教授又特别对于时下出现的“艺术危机论”表示怀疑。认为,“艺术根本不会有什么危机,这只是艺术媒体的恶意炒作而已,而艺术的门类只会越来越多。我们需要将属于艺术学研究的各类问题做个系统的梳理,以及着重考虑中国艺术学研究的课题框架。”他还强调指出“艺术学学科建设是一件极为复杂和涉及领域广泛的学术问题。希望大家能开诚布公,真诚地围绕学问来做工作,更希望《艺术学研究》能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并以此为契机越办越红火,使艺术学研究向纵深发展”。最后,张道一教授对《艺术学研究》提出现阶段办刊建议,多关注艺术学学科研究的前沿问题,认为要抓住三个环节:一是艺术原理;二是艺术史;三是艺术美学。尤其是艺术美学要引起重视,一方面康德的“审美无功利”说,严重扭曲了艺术与社会的关系;另一方面我们以往过分强调的文艺为政治服务也造成许多理论混乱,这些问题都值得继续深入地研究。

    南京大学周宪教授对创办《艺术学研究》表示热情支持,并且提出了办刊中的若干建议。他认为:“创办一份好的刊物首先要有优秀的理念,从技术层面上来讲,杂志要专业化。现在存在着这样一种现象,往往教育部所属高校的学报比不过社科院的。其原因:一方面是教育部所属高校的学报综合类现象较明显。比如,艺术学研究就是将所有艺术门类都纳入到一个学科名义下进行的研究,且仅发表各个门类自己的论文。相反社科院专门化体系较为显著,诸如《历史研究》、《世界宗教文化》、《民族研究》、《文学评论》等。建议《艺术学研究》是否可以进行特色性研究。比如,在每一期的最后预告下一期专栏的主题,建立一个宽泛的交流平台,争取能朝着核心期刊方向逐渐靠拢”。

    东南大学艺术学院凌继尧教授指出:“《艺术学研究》的创办,为艺术学学科的建设和发展提供了新的平台,书中各个栏目的设置也比较全面。其中,像张道一先生的文章《艺术学不是‘拼盘’》,就具有针对性地提出学科建设与发展的问题。事实上,艺术学学科自20世纪90年代建立以来,虽然时间不长,但发展势头还是较快的。当然,也存在着许多问题,如何搞好艺术学学科建设工作,希望《艺术学研究》能有针对性地开展讨论,特别是就艺术学本体问题进行专题研究和讨论。”在谈到艺术学学科拓展性研究课题时,凌继尧教授专门提到,艺术学研究不要只是做纯粹的形而上的学理研究,也要涉足社会文化和经济领域。如现在有一个课题,即国内近期十分重视的文化产业问题,根据国家颁布的文化产业发展纲要,文化产业主要就是指的艺术产业,文化创意产业主要指的就是艺术创意产业。国家政府部门也建立了很多的创意产业园,目前我国尚处于产业链的低端,如何使艺术的发展创造出更大的价值,为中国制造产业提出或解决更加现实的问题,这是属于艺术学在实践中的运用问题,希望刊物有所关注。

    南京师范大学管建华教授以自己近年来关注的艺术教育问题研究为例,畅谈艺术学学科的教育问题。认为南京艺术学院有开展综合性艺术研究的条件,《艺术学研究》应该在这方面有所体现。比如,从艺术学课程的设置来看,我国的艺术教育过程中存在着的许多问题,是倒金字塔型的问题。就是说,在硕士生和博士生培养中有艺术学的二级学科点,而在本科教学中就没有。这样带来的问题是,上升到了硕士、博士研究生培养阶段,缺乏一定的艺术基础,无法一下将音乐、舞蹈、美术、戏剧、戏曲、设计、影视等各个门类艺术相互打通,从而进行综合性的研究。再有,我国目前的教育体系主要套用的是西方艺术教学的模式,各艺术分门别类地细化分层十分显著,且相互间都保持着相对独立性,缺少一定的交流。我们是否能对一切外来话语有个自我认识呢?在这方面,西方做到对以往的“西欧中心论”的自我反思,以此打通西方艺术体系。中国的哲学家、音乐家、画家很多是文人,应该站在中国文化的立足点上打通各个艺术门类,实现自我话语权的界定,进一步完善自身发展体系。因此,如果中国不以多元文化视角进行创造性转化,仍然停留在遵循西方的各种模式,中国的艺术学将很难走出去。这些课题研究希望《艺术学研究》能够设立专题,广纳各方言论积极进行探讨。

    中国美术学院范景中教授认为:“由于自身的原因,本人偏重于美术史的研究,对艺术学的理解十分狭隘与肤浅,只是觉得德国的学界对知识的条理化、系统化和整体化有一定的规范,以及德国师生间对学术的方式公平研讨,是否能给予我国的艺术学研究一定的启示,我们应该考虑对西方模式的借用,思考如何形成中国自身的艺术学特色,如何实现创造性转化。在这方面一个刊物是能够发挥重要的作用,建议《艺术学研究》担当起这项有意义的研究工作,多组织这方面的论文进行深入研讨”。中国美术学院曹意强教授对《艺术学研究》的创刊表示祝贺,他认为这是艺术学研究又一重要的学术平台。当然,创办《艺术学研究》,进行艺术学各项课题进行的专门研究,对整个人文学科的学术认知是极其重要的,我们不应该将艺术学只当做是人文学科的辅助学科。同样,在我国艺术教育常常被看做是素质教育,是锦上添花的教育形式,这与西方将艺术学纳入学科教育的有机组成部分反差很大。此外,虽然艺术学的概念和艺术的定义一样难以穷尽,但我们仍然有必要将艺术学本身的概念持续不断地进行厘清。在谈到国内艺术学研究现状时,曹意强教授指出:“东西方在艺术学研究中存在着的异同是有目共睹的。比如,西方在18世纪以后,各国相继提出了艺术学这个概念,对艺术学的各种翻译和理解也不尽相同,但西方对将艺术纳入一门知识体系十分关注,他们主要的视角点是基于艺术史。由于历史的原因,图像与文字相比,在视觉文化传播上对人们的认知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而对于我国学界来说,以往的史学研究中对图像的应用始终不够,这一研究领域有着许多的问题值得探讨。中国美术学院《新美术》杂志,坚持做了较长时期的这方面专题研究工作,也希望《艺术学研究》在这方面一同参与,形成更加广泛的学术交流与合作。

    南京大学出版社金鑫荣主任也在会上做了简短的发言,他表示,作为《艺术学研究》的出版单位,对于该辑刊的创办表示由衷地欢迎,这对于南京大学出版社在人文学科领域出版门类齐全的图书是一项重要的支持,希望在人文学科的丛刊中形成自己的特色,并在以后艺术学的研究上能走在学术前沿,力求为打造出顶尖的艺术学期刊的品牌而努力。

    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常宁生教授、郑奇教授热情地赞扬学院领导和艺术学研究所扎扎实实地做了一项学术研究的基础性工作。认为“创办《艺术学研究》,不仅拓展了学术研究的空间,而且提升我院学术研究的品味,以此打造出南京艺术学院作为艺术学研究重要基地的名片”。设计学院王琥教授还特别谈到,“《艺术学研究》这本辑刊的出版,是十分及时和非常必要的一项学术推广工作,艺术学研究所不仅要成为南京艺术学院学术研究的领衔单位,更要在国内外创造出自己的学术形象,而创办学术刊物是全部工作的首要任务”。袁熙旸教授认为,《艺术学研究》的创刊是搭建南艺学术平台的重要举措,并与学报构成很好互动机制,进一步扩大院内外学术交流领域,力争办出品位、办出特色,在全国艺术学界形成一定的影响。电影学院沈义贞教授指出:“南京艺术学院艺术学研究有着很好的基础,《艺术学研究》的创办是将这个基础的资源充分地挖掘出来,进而形成艺术学研究团队的合力,将艺术学研究提升到一个新水平。”

    南京艺术学院副院长、《艺术学研究》编辑委员会主任刘伟冬教授,在对刊物今后发展所作的阐述中特别指出:“对于这份辑刊的创办来说,只是万里征途的第一步。今后要办出水平、办出影响,这才是本辑刊发展的宗旨。因此,希望院内外有更多专家和学者知道这本辑刊,并提供给我们高质量的稿源,使这本辑刊在不久的将来真正成为艺术学界大家公认的一本有分量的学刊”。在会上他还特别对院内教师提出倡议,“要求各位教师对自己的论文要善于‘立说’,而非‘著作等身’,要有质量意识,学术上不能光靠量化和数据来达到目的,这些对学术本身的发展来说是极为不利的。因此,我们一定要在辑刊论文的评审质量上抓严抓实,首先从学校内部做起,不登人情稿,不发毫无新意的平庸之作”。

    南京艺术学院党委书记米如群对前来参加《艺术学研究》创刊座谈会的各位专家和学者,为辑刊提出的宝贵的建设性意见表示衷心地感谢。他说:“南京艺术学院是近百年的老校,今后要获得更大的发展,极其重要的标志就是体现在学术领域里的成绩。学院愿意花气力、花投资创办这份以纯学术研究为己任的辑刊,就是表明我们的办学与治学的态度。希望参加座谈会的专家和学者,以及各位联系广泛的学界同事能够给予我们更多的支持,我们期待在以后出版的《艺术学研究》中经常读到你们精彩的论文。”

    会议最后,南京艺术学院院长冯建亲教授做了总结性的发言,他对各位专家和学者对《艺术学研究》创刊所给予的肯定和祝贺表示致谢,并诚挚邀约各位专家和学者为辑刊多撰稿以扩大辑刊的影响。同时强调了艺术学研究对于艺术实践及艺术教育事业必然产生的重要作用,他认为:“事实证明一所艺术院校的学校领导对理论的重视,会对学校及学科建设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帮助,如果缺少艺术理论的指导性支撑,就容易陷入流行的漩涡。南京艺术学院自历经上海美术专科学校、苏州美术专科学校、山东大学艺术系的发展与合并,至华东艺术专科学校到南京艺术学院的不断发展,一路走来,对艺术理论的重视始终未变。早年刘海粟先生就十分重视创办学术刊物,在上海美专创办不久就出版了我国第一份艺术学校的校刊《美术》。时隔半个多世纪在改革开放刚刚开始的1978年,我校就恢复出版了学报,并列为定期邮发刊物《艺苑》,后改名《美术与设计》、《音乐与表演》,这两份刊物近期被评为中国中文核心期刊。可以说,在全国艺术院校中我们是率先出版学报的学校。如今在新的形势和新的机遇下,我们创办《艺术学研究》,更是我们学校对这一优良传统的发扬光大”。

    座谈会结束后,下午又举行了隆重的发行仪式,前来参加发行仪式活动的有:在宁高校的文科专业和江苏省社会科学院、江苏省文化及出版系统的专家学者,以及校内各二级院系艺术理论专业的教师。(本刊记者:方菲)

      注:  _《艺术学研究》创刊座谈会纪要(载于《艺术学研究》第2卷,南京大学出版社,2008年12月版).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