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总序

来源:艺研所    点击数:37    更新时间:2009-09-15

黄 惇

        十九世纪至二十世纪初叶,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国,饱受帝国列强的侵略与内乱的苦难,一些期望通过学习西方来振兴中华的有识之士,也同时把中国的文化、艺术归结为落后、愚昧的根源,康有为1917年在其所著《万木草堂藏画目》中云:“中国画学至国朝而衰弊极矣,岂止衰弊,至今郡邑无闻画人者。其遗馀二三名宿,摹写四王、二石之糟粕,枯笔数笔,味同嚼蜡,岂复能传后,以与今欧美、日本竞胜哉?——墨井寡传,郎世宁乃出西法,它日当有合中西而成大家者。日本人已力讲之,当以郎世宁为太祖矣。”他希望中国画发生变化,但是,这种美好的愿望乃是以郎世宁、以西法为太祖,从中不难看到在盲目崇拜西方的同时,中国传统的绘画艺术也倍受责难。类似这种典型的西方文化中心论,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十分流行,就连中国的方块字也在打倒之列。上世纪五十年代,这种思潮又与苏联的强势文化宣传联系起来,以至谈论中国的艺术,必须纳入西方的艺术体系,甚至西方没有的中国书法艺术不被认可为艺术,艺术理论界与专业艺术团体、艺术院校的标准也被西化,以至到今天仍多可看到这样的影响。今天的中国日益强大,在复兴中华的历史进程中,人们越来越多地反思近代以来的各种思潮,也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中国五千年文化的伟大,对于中国艺术的关注和热爱亦与日俱增。甚至可以说与文章开头提到的二十世纪崇洋的艺术思潮,发生了相当大的改变。

          中国的艺术与中国的文明、文化相伴而生,源远流长自成体系。如果与西方艺术比较,当然有着许多共同性,在今天的艺术中,有许多品种本身就是历史上吸收外来文化而形成的,也就是说中国传统艺术从来就具有海纳百川的包容性。不过这种包容的结果都曾经有过“化”的过程,而最终化为有中国特色的艺术,这种特色使得中国艺术从原理、思想到品藻方式,从工具材料到表现手法、传承手法、教育方式到文化功能都与西方艺术大相径庭,这是中国历史、文化、宗教与西方不同,并经过数千年长期积淀的结果。尽管今天的世界进入信息时代,地球村把世界不同的文化“超市化”、“标准化”,但扎根于中国五千年文明中的中国艺术,仍然融化在中国人的血液之中。因此欣赏中国艺术,就必须尊重中华民族的历史性格、历史传统,否则,就难以在本质上理解中国艺术精神之所在。

          我们拟议这套丛书的目的不言自明,就是要在当前这个“现代化”进程中,抵御全球化浪潮对我国传统艺术的冲击,主张坚守本民族文化的立场。因为我们坚信,只有是中国特色的艺术,才可能是世界的,才可能使其列于世界艺术之林。因此,本丛书以“艺术中国”为名,其主旨则是从中国立场出发,对中国传统艺术进行一次巡礼,丛书各卷从中国传统艺术各门类中,抽绎出具有代表性的艺术作品对之进行赏评,以凸显中国传统艺术的民族特征与魅力,同时也是为塑造现代中国之艺术品格提供有价值的精神基础。

          中国的传统艺术,种类繁多,其间古朴精美的彩陶玉器、气势撼人的泥塑石雕,笔蛇龙走的行草书法,色彩绚烂的佛道壁画,雄浑华滋的宋元山水,逸笔纵横的写意花鸟,如春兰秋菊各擅其芳,一同缀出繁花似锦的中国气象。进入本丛书视野的首批各卷侧重于视觉艺术,包括绘画卷、雕塑卷、书法卷、器具卷、服饰卷等,以后还将扩展到其他各艺术领域,如园林、音乐、舞蹈、戏剧、民间艺术等,其中亦包括那些濒临消失的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统艺术形式,如刺绣、织锦、剪纸、皮影、木雕、竹雕、木版年画、编制艺术以及各种与民俗、民族节令礼仪联系在一起的民间艺术,这些民间艺术与诗、书、画、印等传统精英艺术一样,皆蕴涵着中国人独特的认知思维与艺术表现方式。因此,对一些因现代生活方式改变而逐渐远离人们生活的艺术形式进行整理与介绍,也是本丛书计划之中的一个目标。

          之所以将这套出版物命名为“艺术中国”丛书,其初衷是要与一般的艺术史读物有所区别,它不仅要求本丛书的作者能够坚持中国艺术精神的独立立场,同时,尽可能地将关于艺术的研究视野扩展至更广阔的文化领域,用更新颖的观念,更丰富的视角,更多样的形式来对之进行阐释,力求使读者能够从中接受到更多的中国艺术信息。因此,本丛书的定位是面向大众的通识读物,藉此给读者提供一个全景式的艺术浏览平台,从各门类艺术的滥觞流变、历史典故、流派风格、收藏鉴赏等多个面向调动读者的阅读愉悦,寓学于乐,寓乐于心,陶冶心性,培植情操。

          文字与图像结合的叙述方式即所谓“读图”,业已成为时尚。反映在本丛书中,尤其重视近年来艺术考古的发掘和发现,利用新见的图像资源,图文并茂地传递中国艺术源远流长的文化信息,以点带面地将艺术史从作品史引申到它所胎息的自然环境与人文空间,更有助于读者从形象鲜明的感受中加深对艺术形式美的认识。在图文编排体例上,本丛书仍然是以史为纲,以图辅文,力求将图像说史的视觉文化功能最大程度地释放出来。此外,本丛书的编写初衷十分朴素,我们倡导的写作风格在恪守史学意义的基础之上,追求雅训与通俗并举的叙述方式,尤其是推崇叙事的流畅和构思的新颖,使读者在轻松的阅读情境中触及中国艺术精神的脉搏。同时,也期望本丛书成为众多期待进入中国艺术门径的人们的备览读物。

       出版书目:《艺术中国》系列丛书出版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