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艺术学院研究院院刊《艺术学研究》第五卷出版

来源:艺研所    点击数:189    更新时间:2011-06-16

        创刊至今连续出版已有五年时间的南京艺术学院研究院院刊《艺术学研究》第5卷今日出版。这卷院刊在“艺术史与艺术理论研究”拦目中特别开设了“外国艺术史与艺术理论研究专题”,旨在加强国内艺术学界与西方艺术学界的交流,以跨领域的目光,跨文化的视界,在东西艺术与文化相互对话与碰撞的过程中,寻找艺术学共通的理论基础。在这一专题里刊登有十六篇论文,其中五篇为国内学者对外国艺术的系统研究。如曹意强的《国外艺术学科发展近况》系统梳理了2007至2008年国际艺术学科的学术成果与理论创新,分别将美术、电影、音乐、戏剧、舞蹈等各门类艺术的整体发展趋势与理论成果归类整理,一一评述,认为世界艺术研究已趋向于利用跨学科的方法,将研究范围扩大到各个区域不同时期的各种艺术形式,与以往相较,视觉文化与世界艺术研究逐渐进入研究者的视野,成为国外艺术学术研究的两大显学。邵宏《古代西方的“艺术”概念》追本朔源,将西方艺术史学的源头推溯至柏拉图。作者认为在古希腊文化里,与艺术最接近的概念是“技艺”,但柏拉图似乎并不是围绕着技艺来建构有关艺术的学说,他更强调“摹仿”的意义,艺术乃为“摹仿”的不同形式。刊登的十一篇翻译文献,既有对艺术学一般理论的思考,也有对先锋艺术现代性思想及其方法的讨论,还有对具体门类艺术的阐发性思考,不仅为我们打开一扇了解世界研究动态窗口,也在方法论上为我们提供了可兹借鉴的参考。例如布赖恩▪艾利森、杰罗姆▪奥斯曼《艺术教育理论的局限》,分别探讨了英美两国艺术教育课程的发展,认为艺术教育观念已经发生了巨大的转变,英国已经确立了国家课程概要,在美国艺术教育的国家标准已经发展起来,两国对艺术课程的评估不仅关注艺术理论的教育,即学生“懂什么”,更重视理论运用于实践的效果,即学生“能做什么”,理论必须与实践相结合,甚至要跳出固有理论的束缚,进行新的创造与实践,因为理论既是工具也可能是陷阱,这并非敌视理论,而是强调理论的从来不是封闭的、遮蔽的,恰恰相反理论应彰显世界的本质与多样性。夏洛特•克隆克《艺术史与交叉学科性》提出,艺术史是一种跨学科研究,自其学科形式伊始,就反复不断地转向其他学科寻求方法论上的指导,因为任何艺术作品均根植于自己的文化语境中,绝非先验的美学价值的物质体现,背离文化语境单纯坚持艺术大师的严格规范,或局限于风格和图像的分析上,艺术史似乎会走向狭隘和偏激。

        “艺术美学与批评”栏目则刊发了三篇论文。其中崇秀全的《美在秩序•适宜•上帝——奥古斯丁和谐美学的三个向度》从“美在秩序”、“美是适宜”与“美在上帝”的三个向度,考察了奥古斯丁的和谐美学;张英进的《在互文本性与语境性之间游戏:论中国银幕内外的电影盗版问题》,则触及了一个当下极为尖锐的问题——电影盗版,并将盗版问题放置于“互文本性”与“语境性”的场域,探讨盗版对银幕文化的影响。

        “艺术学田野考察”是以“直接观察”的方式,获取第一手原始资料的研究方法,大有拓宽学术视野的作用,一直为本刊所重视。本期继续推出朴基水《清代佛山镇的城市发展和手工业、商业行会》、孙胜银《无锡泥人工艺考察》、王晓平《区域音乐文化理论探析》三篇论文,以丰富艺术研究的原始材料。其中,韩国学者朴基水的《清代佛山镇的城市发展和手工业、商业行会》一文,从清代佛山人口的增加,以及由此而引发的城市结构和城市基础设施的变化,探讨手工业者、商人的组织行会和会馆所呈现出来的复杂面相,认为在西方技术的冲击之下,尽管某些手工业和商业行会在竞争的过程中被劣汰,但仍然有部分行会,凭借自身的传统技术,与西方产品展开竞争,获得了新的生机。工商从业者社会身份的提高,构成了晚晴佛山社会变迁的重大特征。

        关于对传统戏曲尤其是昆曲的保护与传承问题,一直是学术界讨论的热点。有学者认为,昆曲作为一种古典文化,其表演形式和艺术创造通过身段、歌唱、以及夸张的程式化动作完成;其剧本内容大多为古代的“才子佳人”或者“帝王将相”,作为一笔丰厚的文化遗产,昆曲颇让国人自豪,但是作为早已告别自己的舞台时代,至今任然存活着的艺术,面对新的社会文化环境,面对新的观众群体,它的处境十分尴尬,既不能痛快地死去,又活得不够滋润,注定要成为一种“博物馆艺术”。因此,昆曲想要成为当下大众视野中的“活”的艺术,就必须寻找新的生存方式,即当下学术界讨论最多的论题:“抢救”、“改革”与“创新”。南京艺术学院舞蹈学院的师生,在传统与创新之间,探索了一条“古今合一”的实践之路,创造出一种新的艺术形式,即“昆舞”。昆舞是从昆曲“唱”、“念”艺术形态中提炼出来的,蕴含着昆曲烟丝醉软的“水磨”韵味,又以精纯而洗练的肢体语言,呈现于舞台,隐含着当代人对传统艺术的理解与表达,实现了在保护昆曲优质基因基础上的“合理利用”与“传承发展”。为此,本期“艺术门类专题研究”栏目特设“昆舞专栏”,收录于平、居其宏、马家钦、刘键、罗斌、皇甫菊含等学者相关文论及许薇“首届中国昆舞国际研讨会”综述,以供研究同仁解读与参考,从而共同推动传统艺术现代性的传承、创新与转化。

        本刊一贯重视并关注史料档案的辑录与整理工作,近年来,期刊研究逐渐走进研究者的视野,成为理论探讨的热点,艺术书目或艺术期刊检索与整理基础上的研究也被不断被推进。一部期刊,既能集中体现当时学者的研究状态与治学方法,又为后学提供大量宝贵的基础资料。以鉴于此,我们特别新增一栏目“艺术期刊过眼录”,希望能从基础的史料研究工作做起,促进艺术学的发展。本期发表的三篇论文夏燕靖《写进历史的1978年<美术>杂志》,张娜的《“官方保守派”与“官方开明派”的争论——<美术>杂志中的“伤痕美术”及“乡土写实绘画”》,李松《头十年——改革开放初期的<美术>杂志》,均从不同角度,围绕不同时代的《美术》杂志展开讨论。其中夏燕靖《写进历史的1978年<美术>杂志》是一篇颇具特色的研究论文,作者将视角定格在1978年这一特殊而又敏感的时代,探讨在政治与文艺相互博弈下,《美术》杂志在改革开放元年所呈现出来的微妙变化与复杂面相,作者以历史唯物论的态度,客观地还原出《美术》杂志的历史面貌,冷峻分析隐藏于文化表象之下的深层政治现象,不仅值得玩味与认真研读,研究方法亦值得我们借鉴。

        当本卷院刊出版之际,恰逢由南京艺术学院研究院举办的“第一届全国艺术学青年学者论坛”的召开,我们刊物希望能够吸引更多学者参与,在平等对话、自由沟通,理性思辨,相互论争的过程中,体会“以文会友,以友辅仁”的快乐,并由此产生出一批高质量的研究论文。我们计划下一卷刊物,将从参会论文中,遴选出优秀篇目,集中刊发。“嘤其鸣矣,求其友声”,我们期待继续得到国内外艺术学研究者的支持,相信在学界同仁的继续支持下,才能共享来年春天的桃李芬芳。(张婷婷)